瑞鹤飞来好运却没来,在这幅画中感触一位皇帝的美与哀愁

瑞鹤飞来好运却没来,在这幅画中感触一位皇帝的美与哀愁
12月2日起,“天长地久——唐宋八我们主题文物展”露脸辽宁省博物馆,这一跨年度大展被许多观众视为2020年最值得等待的重磅展览之一。在多件国宝级展品中,有一件艺术价值极高的画作,那便是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这幅被视为祥瑞之兆的著作终究有着怎样的魅力稀有的宋徽宗御笔画1112年,北宋国都汴梁在元宵节前举办了五天五夜的隆重灯展。正月十六日清晨,街上的彩灯还未摘掉,刚动身的宋徽宗收到一个喜讯。汴梁呈现了一道奇迹:一群白鹤在宫殿上空久久回旋扭转,不愿离去,有两只仙鹤竟落在宫殿左右两个巨大的鸱吻之上。整个皇城表里的官员、大众都争相张望。鹤自古被视为延年益寿的标志。古人用鹤来比方品德高尚的贤达之士。在皇家,鹤更被视为祥瑞,在吉利鸟中位置仅次于凤凰。宋徽宗见到这一祥瑞之兆后,怅然提笔画了一幅画,还以其共同的瘦金体书法记录了创造此画的来龙去脉,这幅画便是《瑞鹤图》。这幅绢本设色画纵51厘米,横138.2厘米。宋徽宗用淡石青色烘托天色,18只瑞鹤飞翔于天空,还有两只站于殿脊的鸱吻之上。公元1127年,金兵攻入汴梁,掠取了很多书画珍玩。北宋消亡后,《瑞鹤图》散落民间,元末明初时曲折到了名僧释来复手中,他在画上加盖印章并题写了后记。尔后,这幅名作被明代大保藏家项元卞收入府中,他如获至珍,在画上钤上了“平生珍赏”印章。清朝乾隆年间,《瑞鹤图》进入清宫。乾隆、嘉庆、宣统皇帝都在画上钤上了鉴赏玺印,并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之中。清末,《瑞鹤图》随末代皇帝溥仪曲折逃亡。1950年,死里逃生的《瑞鹤图》被送入东北博物馆即后来的辽宁省博物馆,一向保存至今,被视为镇馆之宝。宋徽宗赵佶的绘画才干十分全面,人物、山水、花鸟皆通。其传世画作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御笔画”,另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便是宋徽宗的亲笔,“御题画”则是别人代笔,宋徽宗题字押款。《瑞鹤图》是公认的、存世较少的宋徽宗写意写实花鸟画真迹之一。《瑞鹤图》部分我国绘画史上的特例美术史论家徐建融教授以为,赵佶对绘画艺术的寻求,大体上能够归结为两点:寻求日子的真实性与寻求诗意的宛转性。《瑞鹤图》中的鹤群呈现出一种动与静的美。它们有的回视,有的俯首,有的回望,有的矗立,有的展翅,有的收羽……假如没有对禽鸟长时间的观察力和描写才能,是不行能有这样生动的体现的。尤其是踞于房顶左右对称的两只仙鹤,一只低蹲扇翅而回忆,另一只高立收羽而仰视,几乎是仙鹤写生的造型范本。在我国文联副主席、我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看来,《瑞鹤图》是我国绘画史上稀有的一个特例。淡石青色的天空均匀地布满画面,这种平涂法在古代我国画作中是很少见的。因为古人作画所用的多是矿物质颜料,简单参差不匀。因而,《瑞鹤图》应该是通过重复慢染细抹,层层掩盖,才有如此密不透风的作用。云是我国画中最难画好的物象之一。此画修建上的云彩前后遮衬,轻灵潇洒,气韵生动,有种模糊的高雅。云彩的形状全赖微染以见深浅厚薄。这种以虚衬实、以动衬静的方法,极为老到。传统我国画鲜有方构图,宋徽宗却偏偏以最不讨巧、无势可借的方形画面与自己“尴尬”。《瑞鹤图》的取景上下皆不靠,只截中景,并没有选用传统绘画中的“三远”法,即高远、深远、平远的架构,而是一个稀有的具有现代审美的平面图形。陈振濂以为,宋徽宗这幅著作的最可贵之处在于他并没有沿用其时的“摹古主义”,仿照古人的体裁,而是根据当下的经历,是眼见为实的“写生主义”。他没有现成样板,也不承传某家某派,所观所画,满是首创。这幅著作不袭前式,别开生面,是一种立异的体现。“历代我国画要论现代意义上的‘立异’,《瑞鹤图》当为首选。不光关于我国美术史上的各朝各代乃至同朝代的人,是无可置疑的仅有,便是比照宋徽宗自己的十几件存世著作而言,也是名副其实的仅有。”宋徽宗自题《瑞鹤图》淡而无为的美学家宋徽宗作《瑞鹤图》时,北宋朝廷正面对内忧外患,身为皇帝的赵佶笃行道教,心里一向期盼祥瑞之兆预示国运兴盛,宫门上空突现群鹤回旋扭转,正是他心里期盼已久的佳兆。但是,所谓的佳兆也无法挽回日益衰落的北宋国运。后人常说,宋徽宗赵佶做皇帝不合格,当艺术家却是一流。这位“文艺皇帝”不仅是一位书画兼长的我们,还通晓金石学、园艺院子、判定保藏、编纂著录,关于我国艺术史的奉献颇多。在书法上,赵佶初学黄庭坚,后学褚遂良和薛稷、薛曜兄弟,并杂糅各家,取世人所长又独出己意,创造出独具匠心的“瘦金体”。既有“天骨遒美,逸趣和蔼”之感,又充溢个人特色,笔法张弛有度,瘦挺爽直,侧锋如兰竹。在绘画方面,他是我国写意画的创始人。他学习崔白、吴元瑜的技法,又学习黄荃的用色,并力求两者到达天衣无缝的作用。宋徽宗在位期间,宫殿画院体系得到完善,他将全国各地优异的绘画人才都收罗到宫中,并亲身辅导、培育。北宋末年至南宋初年的著名画家,如《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张择端、《千里江山图》的作者王希孟等都是宋徽宗的宣和画院所培育的,对后世书画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宋徽宗爱美,称得上是一位美学家。他的审美观与其时的社会文明环境休戚相关。北宋采纳的是重文轻武的国策,颇具文明鉴赏才能的士大夫阶级开端鼓起。至徽宗年代,北宋社会在经济、文明上所获得的成果,为一位爱美的帝王供给了很多的外部物质基础。宋徽宗着重一种无名利的审美心态。无欲、忘心的美学观,推动了他对淡而无为的极简美学的酷爱。